俞凯植

联系我们

姓名:俞凯植
手机:18367538808
邮箱:
证号:13306201810040543
律所:浙江瀛傲律师事务所
地址:浙江省新昌县七星路99号和悦广场写字楼6层

首页: 律师文集 > 刑事辩护> 正文

刑事辩护

入室盗窃的治安处罚是什么?


来源:新昌刑事律师 网址:http://www.lsxsjn.com/ 时间:2021/9/29 14:38:15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都知道像盗窃这样的事情经常在新闻中听到。一旦我们真的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就会感到害怕。入室盗窃是违法的。那么,如果我们不起诉少量金额,我们能惩罚入室盗窃吗?那么关于此类知识,接下来由小编为您解析这一相关方面问题,如果您还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欢迎到本站相关专业的律师进行专业领域的问题解析。

 

                                                

  一、入室盗窃的治安处罚是什么?

  可以的。情节较轻的普通盗窃可以由公安机关进行治安处罚,但入室盗窃的性质比较恶劣,故不能以治安处罚的规定进行处罚,构成入室盗窃的,应当以刑法的规定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罪】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二、盗窃罪数额认定标准

  1、个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以一千至三千元为起点。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2、个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巨大”,以三万元至十万元为起点。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3、个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以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为起点。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可以根据该地区经济发展状况,并考虑社会治安状况,参照上列数额,确定该地区执行的数额标准,并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备案。

  「主要案情」

  被告人李-波与代*平、余-波二人(均在逃)经共同预谋入室进行盗窃。1999年2月24日凌晨2时许,李-波持自制手枪一支,伙同代*平、余-波二人翻窗进入某橡胶厂职工宿舍阮*慧家中。三人刚偷到一件毛衣即被人发现。惊慌之下,代*平和余-波二人打开阮家房门逃脱,被告人李-波未能逃出,遂于阮家门后躲藏,被阮*慧之女许*钮发现。情急之下持枪打伤阮*慧,并将阮推倒在沙发上夺门而出。被盗的外衣一件被弃于阮家门口。

  「法院认定」

  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犯抢劫罪,向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提出公诉。指控称,被告人李-波为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其行为已由盗窃转化为抢劫,要求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对李-波依法惩处。

  被告人李-波对公诉机关指控其参与盗窃及盗窃中右手持抢之事实供认不讳,辩称其没有用枪打或威胁过被害人,行为不构成抢劫罪。

  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认定被告人李-波伙同代*平、余-波二人翻窗人室盗窃,被发现后携枪推开失主逃跑被抓获的事实。同时查明,被盗的一件外衣无估价鉴定。

  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采取翻窗入室的手段,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属盗窃行为。被失主发现后,所盗外衣弃于门边,系盗窃未遂。被盗外衣无有关机构估价鉴定,但可以认定其盗窃一件外衣达不到盗窃数额较大的起点额。被告人李-波在抗拒抓捕过程中,手持枪支推开失主后夺门而逃,其行为属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故不认为是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三条“一切危害国家主权、领士完整和安全,分裂国家、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侵犯国有财产或者劳动群众集体所有财产,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以及其他危害社会的行为,依照法律应当受刑罚处罚的,都是犯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和第六十四条“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之规定,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于1999年8月16日作出刑事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波无罪。

  二、被告人李-波作案用自制手枪一支予以没收销毁。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李-波服判。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检察院不服,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抗诉称,被告人李-波在持枪行窃被失主发现后,为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行为危害程度大、情节恶劣,应当依照帅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之规定认定为抢劫罪。一审判决以被告人李-波的行为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为由,不认为被告人李-波的行为是犯罪,属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确有错误。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后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二审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李-波伙同他人持枪人室秘密窃取公民财物,被失主发现后,为抗拒抓捕,持枪威胁并打阮*慧一下并将阮推倒后夺门逃跑,其行为应以抢劫罪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有误,对被告人李-波作无罪判决不当,应予纠正。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检察院抗诉有理,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六十三条之规定,于1999年11月16日刑事判决如下:

  一、维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1999)云-法刑初第543号判决中的第二项,即被告人李-波作案用自制手枪一支予以没收销毁。撤销第一项,即被告人李-波无罪。

  二、被告人李-波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l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疑难问题」

  本案涉及主要三个疑难问题:1、罪与非罪,即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2、此罪与彼罪,即如果被告构成犯罪,到底是构成盗窃罪还是构成抢劫罪?3、如果认定被告构成抢劫罪,是否属于入户抢劫?

  「分歧意见」

  1、一种意见认为,被告盗窃被失主发现后,所盗外衣弃于门边,系盗窃未遂。被盗外衣无有关机构估价鉴定,但可以认定其盗窃一件外衣达不到盗窃数额较大的起点额。被告人李-波在抗拒抓捕过程中,手持枪支推开失主后夺门而逃,其行为属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故不认为是犯罪。

  2、认为被告人的行为系“盗窃转化为抢劫”,并已构成抢劫罪。

  本案被告人李-波伙同他人持枪人室进行盗窃,被发现后为抗拒逮捕而用持枪的手推打失主逃脱后被抓获的事实清楚。然而,李-波所盗物品不过一件外衣,盗窃金额显然达不到构成盗窃罪的“数额较大”,即盗窃罪尚不能构成。那么,能否对其适用1997年《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被告人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逮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注,即抢劫罪条款)的规定定罪处罚”的规定呢?

  关于盗窃转化为抢劫的认定,1979年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和1997年刑法第二百。十九条有着相同的规定。1988年3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关于如何适用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的批复(88高检会(研)字第3号)中指出:“在司法实践中有的被告人实施盗窃、诈骗。抢夺行为,虽未达到‘数额较大’,但为窝藏赃物、抗拒逮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情节严重的,可按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的规定,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条抢劫罪处罚;如果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情节不严重、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在两高未作出新的解释前,人民法院在适用1997年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时仍应当遵循这一司法解释。虽然被告人李-波盗窃数额未达到“数额较大”,但其伙同他人持枪人室盗窃,为抗拒逮捕用持枪的手推打失主,属当场使用暴及以暴力相威胁,情节是严重的,故一审法院认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显属不当。对被告人李-波的行为,仍应按照盗窃转化为抢劫来认定,并适用。

  根据规定,如果入室盗窃数额较小,没有提起诉讼,将会受到治安处罚。但如果入室盗窃性质比较恶劣,则会立案侦查。希望大家能理解。以上就是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大家。

电话联系

  • 18367538808

扫扫有惊喜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