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凯植

联系我们

姓名:俞凯植
手机:18367538808
邮箱:
证号:13306201810040543
律所:浙江瀛傲律师事务所
地址:浙江省新昌县七星路99号和悦广场写字楼6层

首页: 律师文集 > 刑事辩护> 正文

刑事辩护

容留他人吸毒罪的犯罪的认定


来源:新昌刑事律师 网址:http://www.lsxsjn.com/ 时间:2021/10/18 16:54:36

  毒品在我国是违禁物品。国家一直很重视的东西,而且毒品种类繁多,这也是当今社会的一大难题。一旦人们被感染,他们将失去一切,他们的家庭将被摧毁。其他人的宿主中有哪些犯罪成分?接下来由小编为您解析这一相关方面问题,如果您还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欢迎到本站相关专业的律师进行专业领域的问题解析。

 

                               

  一、容留他人吸毒罪的犯罪构成有哪些

  容留他人吸毒罪的犯罪构成如下: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的正常管理秩序和人们的身心健康。容留他人吸毒,主要指的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开设他地下烟馆或变相烟馆的行为。但近几年来,某些宾馆、饭店、舞厅也成为吸毒的场所,导致吸毒人数上升,因此,必须对为他人吸毒提供场所的行为予以严厉惩处。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容留他人吸毒的行为,所谓容留他人吸毒,是指给吸毒者提供吸毒的场所。既可以是行为人主动提供,也可以是在吸毒者的要求或主动前来时被动提供。既可以是有偿提供,也可以是无偿提供。提供的地点,既可以是自己的住所,也可以是其亲戚朋友或由其指定的其他隐藏的场所,一般则是行为人专门为吸毒者准备的某种比较固定的场所,如利用住宅、居所或租赁他人房屋让他人吸毒,饭店、宾馆、咖啡馆、洒吧、舞厅等营业性场所的经营、服务人员利用经营性场所容留他人吸毒;航空器、轮船、火车、汽车的司机管理人员利用交通工具让他人吸毒;等等。至于为他人提供吸毒场所的次数、人数以及提供时间的长短,均对本罪的构成毫无影响,即不论容留几人,也不论容留了几次,以及多长时间,都可构成本罪。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即凡是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均可构成本罪。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过失不构成本罪。构成本罪,一般应以牟利为目的作为主观上的必要要件。

  本罪与他罪的界限

  第一,区别容留他人吸毒罪与贩卖毒品罪。贩卖毒品罪的本质特征在于其毒品交易的牟利性,这是与容留他人吸毒罪的根本区别。行为人无论是提供场所、吸毒器具,还是提供毒品,只要是与其他吸毒人员之间没有毒品交易行为,就不构成贩卖毒品罪,否则就应当以容留他人吸毒罪与贩卖毒品罪数罪并罚。

  第二,区别容留他人吸毒罪与引诱、教唆、欺骗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是行为人为自愿吸食、注射毒品的人提供场所,而后者是行为人通过引诱、教唆、欺骗的手段使原本没有吸食、注射毒品意愿的产生吸毒念头并吸食毒品。

  二、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刑》

  第三百五十四条 【容留他人吸毒罪】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案例: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冼某,男, 1969年2月28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广东省广州市,文化程度初中,住广州市荔湾区恩洲一巷5号。因本案于2005年3月23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逮捕,同年8月19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姚某,男,1976年11月18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广东省广州市,文化程度大专,住广州市东山区云鹤北街二十九巷2号603房。因本案于2005年3月23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逮捕,同年8月19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莫某,男,1980年4月20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广东省广州市,文化程度中专,住广州市东山区南坑西23号303房。因本案于2005年3月20日被羁押,同年4月30日被逮捕,同年8月19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金某(自报名),男,1982年4月21日出生,汉族,出生地江西省丰城市,文化程度初中,住丰城市董家乡。因本案于2005年3月20日被羁押,同年4月30日被逮捕,同年8月19日被释放。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审理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冼某、姚某、莫某、金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一案,于2005年8月17日作出 (2005)天法刑初字第1032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冼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并讯问上诉人冼某、原审被告人姚某,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从2004年9月18日开始,被告人冼某承包经营位于本市天河区体育东路138号金利来大厦三楼广州世贸中心俱乐部的VIP贵宾房,并聘请被告人姚某为总经理负责全面管理工作。被告人姚某聘请被告人莫某为营业部经理,被告人金某为服务主管。2005年2月至3月20日期间,被告人冼某、姚某、莫某、金某等人明知有吸毒人员在VIP房内吸食摇头丸、K粉等毒品,不但不采取有效措施坚决制止,还为吸毒人员提供方便,让服务员孔凌峰、陈盛云、张兆敏、李燕、吴家健等人(均另案处理)提供吸毒用的碟子和吸管,并为吸毒人员播放迪士高音乐。3月20日凌晨3时许,公安机关接举报后在该俱乐部的VIP1、VIP3号房内当场抓获正在吸毒的李珉等多人(均另案处理),并缴获各色药丸188粒、白色粉未13小包(经检验,分别含有甲基苯丙胺、亚甲基双氧甲基苯丙胺、二甲基苯丙胺、氯胺胴、普鲁卡因、龙脑成分)和吸毒用的碟子3只、吸管7根,并且将被告人莫某、金某等人带回调查。同年3月23日,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被告人冼某、姚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冼某、姚某、莫某、金某的供述,证人李珉、孙凤君、麦少成、舒娜、张相忠、文斌、王艳艳、苏优拉图、范小曼、崔继学、王锋、美洪鹏、刘宵、温宗州、李严惠敏、问学林、许永丽、盛莉、陈滨彬的证言,同案人孔凌峰、陈盛云、张兆敏、吴家健的供述,以及辨认笔录、现场照片、作案工具照片、毒品照片、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刑事化验检验报告书》、《刑事科学技术尿液检验证明》、《承包经营合同》、《抓获经过》。

  原判认为,被告人冼某、姚某、莫某、金某明知有吸毒人员在其经营管理场所内吸食毒品,不但不采取有效措施坚决制止,还容留吸毒人员吸食毒品,为吸毒人员提供吸毒工具,其行为均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告人冼某作为娱乐场所的实际负责人,姚某作为主要经营管理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莫某、金某受其他两名被告人的聘请,按安排主管某一方面工作,其地位、作用明显低于其他两名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其中被告人金某的作用比被告人莫某略小,对被告人莫某应当从轻处罚,对被告人金某应当免除处罚。被告人冼某、姚某经公安机关通知后主动接受调查,如实供述犯罪行为,应认定为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冼某、姚某、莫某、金某均认罪,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以被告人冼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80000元;以被告人姚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0元;以被告人莫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以被告人金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免予刑事处罚;并没收缴获的毒品各色药丸188粒、白色粉末13小包,作案工具碟子3只、吸管7根。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冼某不服,提出上诉,认为原判认定事实错误,其虽为俱乐部的承包人,但不是实际经营人,一切具体的管理工作均由原审被告人姚某负责,其没有授意或同意俱乐部员工提供吸毒用具;其主观上没有容留他人吸毒的故意,客观上也采取了一定的禁毒措施,曾在员工休息室张贴禁毒告示,也曾拆除过贵宾房中的低音音箱,故其对姚某容留他人吸毒的行为不应承担责任,请求撤销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冼某、原审被告人姚某、莫某、金某容留他人吸毒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冼某所提不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的意见,经查,上诉人冼某虽然不负责具体的管理工作,但作为俱乐部的承包人,即总的负责人,对整个俱乐部具有控制权,对姚某等经理人员具有管理权;其在多次被告知有人在其贵宾房吸毒后,虽也采取了一定的管理措施,但其态度和行为均不坚决,主观上对他人吸毒采取了放任的态度。上诉人本可以禁止他人在其场所吸毒,但出于利益上的考虑,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坚决予以制止,其放任的态度间接地促进了姚某等人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的行为,因而上诉人对于容留他人吸毒的行为应承担刑事责任。故其所提意见据理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冼某明知有人在其承包经营的场所内吸毒,出于经济利益上的考虑,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予以禁止,原审被告人姚某、莫某、金某明知有人在其管理的场所内吸毒,仍为吸毒人员提供吸食毒品的用具,其行为均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上诉人冼某为俱乐部的负责人,原审被告人姚某为俱乐部的实际管理者,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二人地位作用相当,均是主犯。上诉人冼某、原审被告人姚某经公安机关传唤后主动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其行为属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莫某、金某,职权较小,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其中原审被告人金某比原审被告人莫某的作用略小,对原审被告人莫某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对原审被告人金某依法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根据上诉人冼某、原审被告人莫某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适用缓刑不致危害社会,可以对其三人宣告缓刑。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唯没有准确认定上诉人冼某的罪责,以致量刑不当。此外,原判对上诉人冼某、原审被告人姚某、原审被告人莫某所处罚金依据不足,明显过重,依法也应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 (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条、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05)天法刑初字第1032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对上诉人冼某的定罪部分、第二项对原审被告人姚某的定罪部分、第三项对原审被告人莫某的定罪部分,以及第四、五项的全部即对原审被告人金某的定罪量刑部分和对赃物的没收部分;

  二、撤销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05)天法刑初字第1032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对上诉人冼某的量刑部分、第二项对原审被告人姚某的量刑部分、第三项对原审被告人莫某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冼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应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上诉人姚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应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上诉人莫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应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根据上述分析,根据《刑法》的规定,他人侵害的客体是社会的正常管理秩序和人民的身心健康。客观上行为人实施了允许他人吸毒的行为,主体为一般主体。以上就是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大家。

电话联系

  • 18367538808

扫扫有惊喜

微信扫一扫!